韩国MERS被隔离者自述经历:与世隔绝 感觉恐慌

A先生相继接到了小区保健所和建国医院的电话
  中新网6月9日电 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疫情持续扩散,在韩联社9日发表的文章中,一位被隔离者描述了自己突然“与世隔绝”后的不安和恐慌,称生活中遇到许多不便,而卫生部门办事十分不靠谱。   “我们收到了建国医院急诊科的通知,所以打电话告诉您,您需要在自家隔离”。   7日晚上8点30分,A先生相继接到了小区保健所和建国医院的电话。就在前一天,他与妻子去建国医院的急诊科看过病。后来得知,那里有位70多岁的病人被确诊为MERS患者。   医院方面在电话中说,虽然A先生与患者和医疗人员没有密切接触,但毕竟在同一空间里呆过,所以需要在家隔离,直到本月19日潜伏观察期过去。 6月3日,在韩国首尔市中心的商业区,游客戴口罩出行。   突然与外界断绝了联系,也不能上班了,A先生感到有些担心和不适应。   “妻子刚刚怀孕,家里没有药,万一生病了怎么办?”A先生向保健所讯问,但得到的回覆倒是“要把手和足洗干净”。   “昨天去急诊也是因为妻子有低血压,万一再有这种突发情况怎么办?” A先生又问,但保健所的工作人员只是简单一句“这种东西说不好”,还安慰他,“放松心情,就当成放了两周假”。   吃饭成了大问题。A先生家附近没有亲戚帮忙,不能去市场买菜,也不能叫外卖,因为在韩国有些外卖要回收石锅等饭碗,怕有唾液沾在上面。   在网上购物的话,因为天太热,新鲜的蔬菜很轻易坏掉。还有,剩下的食物垃圾也没办法处理。   A先生还很担心以后邻居的视线。一听说小区有穿防疫服的人来过,居民们就开始猜测不已,每天都在议论。   更不靠谱的是,保健所虽然每天早、晚打电话过来讯问,但从来没有问题“体温多少度”等具体的情况,而是简单地问下“知道MERS症状吧?没有感觉到有异常吧?”   接触隔离的时间也是一变再变,最初说19日,后来改到21日,A先生再次确认后,保健所方面又改成了20号。   在自家隔离的时间还很长,A先生和怀孕的妻子就这么等着,担心疫情会不会大范围扩散。(完)